肺癌一直是致死的疾病,而且肺癌的发病原理非常复杂,这也导致了我们在做完手术后的呵护非常谨慎翼翼,那么肺癌做完手术后是先采用化学疗法还是外科手术医治。

晚后期肺癌如果是发现有EGFR基因突变,优先选择靶向医治。

肺癌做了外科手术之后,即便切得再干净,在肉眼看不到的地方,仍然可能存在一些病灶,这些病灶可能会出现微转移扩散的现象,肿瘤越大,分期越晚,微转移扩散的可能性就越大。

2017ASCO上公布的ADJUVANT 研究:作为非小细胞肺癌患病者的做完手术后辅助医治,吉非替尼与化学疗法相比,延长了无病生存期10.7个月;吉非替尼与化学疗法的3年无病生存几率区别为34%与27%。靶向药物医治将做完手术后非小细胞肺癌的重复发风险减少了40%。

大家都认为说,如果总生存没有差别,我们为何要先用TKI呢?但是,到了今天,大家就没人争论了。

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,因为这一群病人都是EGFR突变的病人,在他们疾病医治的任何一个阶段,都会用上EGFR TKI,一旦用上,他的有效率都是非常高的。

但是,请大家注意,OS没有差别,是在高水平的、高生存几率基础上的一个平衡,而不是过去那种低水平的一个平衡。

晚后期的病人,有了TKI之后,晚后。。。C2ex.jpg” alt=”%TITLE%” border=”0″>期患病者的中位生存提高到39个月,而没有TKI的时候,有突变的病人也只是10个月左右,所以这和过去相比,是不可同日而语的,是整体上的提高。

那么这种总体的提高,用在做完手术后辅助医治上就面临这一个问题:是先用好?还是晚用好?

从我们目前的结果来讲,我认为先用应该是优于晚用的。

第一个要素,我们把这个疾病重复发整整推迟了差不多一年以上。

如果一个病人做完外科手术之后还不到一年就重复发,需要不断的医治,和一个病人是做完手术后很长时间才重复发的。

这两种情况,对病人和他的家庭而言,哪一个(系统自动过滤词)大?

大家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?肯定是晚一点重复发更好。

第二,我们在ADJUVANT研究公布结果之后,提出来要做一个病人的调查。我们请病人的朋友圈,号称总共有几万人的病友圈,让他们做一个调研,特别是做了的外科手术病人,假如一个药能够让你推迟重复发,你愿意选用化学疗法还是选用靶向药物物?大部分的病人要求做靶向医治,那这是来自患病者的声音。

我们今天所有的医治都讲究要有科学证据,有循证医科学的证据,而循证医科学三架马车之一,就是患病者的价值。辅助靶向是患病者自己的选择,也是肯定能给病人带来益处,这也是符合我们患病者本身的要求。

所以,基于这几个认识,我认为未来靶向医治会成为我们的标准医治。再看看今天正在进行的所有辅助靶向医治的研究,包括ADAURA研究,仍然是采用无病生存期作为研究终点。

印度直邮药房汇聚精品医学内容,传播前沿治疗知识:印度最新白血病药代购

标签:

发表评论